李隆基在唐朝历史上的几个之最,以便全方位地了解这一历史猛人的超高历史高度,也间接回答了关于他的“开元盛世”为什么有点鹤立鸡群的原因,这也正是他的历史政绩曾一度超越李世民的直接理由。
    这年头,网上“超”字满天飞,不仅可以是最新的骂人话牢骚话,还可以是“顶级”的代名词,在古代语文的语法里,可能还算是“形容词活用”之类的词,湖南卫视有“超级女声”,品史很猛的易中天有“学术超男”之称,连香港首富李嘉诚也被人称为“超人”,经济超人也。既然李世民可称为“政治完人”,武则天是“历史超女”,那么我们也不妨称李隆基为“政治超人”。
    为什么说李隆基是“政治超人”呢?因为据说李隆基独占了唐朝皇帝的五个之最,强悍也,这样还不算是“超人”那也无话可说了。
    首先,李隆基是唐朝在位最长的皇帝,共在位45年(一说44年),从先天元年(公元712年)算起,到天宝十五载(公元756年),所谓“四纪为天子”(古代十二年为一纪)。他在位时间比列第二位的唐朝皇帝高宗李治还长10年(在位35年,一说34年),算超级了吧(当然比中国历史上在位最长的清朝康熙帝的61年还有点差距,不过康熙皇帝是儿皇帝,8岁登基,因此没有多少可比性)。
    第二,在男性皇帝中寿命最长,享年78岁,比开国皇帝他爷爷的爷爷唐高祖李渊的70岁还长(只是比他奶奶女皇武则天82岁稍短命一点而已,比千古一帝李世民就长命多了)。
    第三,他最先把自己的生日定为全国性的节日。也就是把自己的生日八月初五定为“千秋节”(后改“天长节”),全国放假三天,全国军民要共同庆祝他“万寿无疆”永远健康,这个据说自古以来没有先例,堪称首创。
    第四,他是唐朝皇帝最后一次成功东封泰山,也就是李世民卷讲过的“封禅”,在此就不再赘述了。李隆基在开元十三年(公元725年)十一月登上泰山,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,那时他一定认为自己拥有了整个世界,甚至君临宇宙,做人如此夫复何求?此后的唐朝皇帝,无人再能像他一样东封泰山把风吟诗。
    第五,他最先改造和创建了大唐的新行政中心,营造了兴庆宫,并把兴庆宫作为新的政治中心,称为“南内”。也就是他在长安旧日的藩邸隆庆坊(兴庆坊)修建宫殿,取代传统的“西内”太极宫和“东内”大明宫成为唐朝新的政治中枢和行政中心,政府办公室的大搬迁是也。
    可惜唐朝的政治风水俺倒是没有什么研究,这个得请香港著名风水师宋韶光(据说曾读过美国著名大学的历史系研究生,写运程看风水占星相红得发紫的牛人)来谈才行,这也改变了以往国际大都会长安宫城的格局,对唐朝中央中枢政治的运作产生了重大影响和革命性变迁,不知他的用意如何,有没有唐朝哪位李淳风弟子给了他实际指导,史书没有明说。
    除了以上几个具有政治意义和生活指标气息的“之最”,据说李隆基还有以下几个很有花絮和娱乐意味的“之最”。
    比如说,他是唐朝生育子女最多的皇帝,有59个子女,比他爷爷的爷爷李渊(41个子女)、他爷爷的爹爹李世民(35个子女)这些风流皇帝还多很多,难怪人家也称其为风流大帝了,为此他还在长安和洛阳修建了十王宅、百孙院,以便进行有效的政治和生活管理及控制,可谓人丁兴旺,享尽齐人之福;最先改变太子居住东宫的制度,他从泰山封禅之后,就不让太子住在东宫,而是移到皇帝起居所在的别院,改变了自东汉以来沿袭数百年的东宫制度(按约定俗成的叫法东宫本身就是太子的别称),给国家政体搞起了新意思(李世民曾想如法炮制,不过因大臣强烈反对无疾而终)。
    李隆基还是唐朝皇帝中最精通音乐最有娱乐细胞的人,6岁就能歌善舞,精通琵琶、横笛、羯鼓等乐器的演奏,堪称8世纪上半叶世界级别的作曲家;李隆基另一个“之最”就是开创了宠信宦官的恶例,唐朝的宦官擅权也从小基子的最贴身生活秘书宦官高力士开始,以前李世民时代基本上是限制宦官专权的,好像官位没超过五品,后来当皇帝当得太长有点腻了要娱乐的李隆基开始沉沦声色犬马,宠信宦官,往往让他们当三品将军,高力士就是一个典型,他权势达到顶峰时,“侥幸者愿一见如天人”,太子称高为“二兄”,诸王公主都称其为“翁”,戚里诸家都尊称他为“爹”,将相大臣都由他引进觐见。高的母亲死了,百官哭得比死了自己老妈还悲痛还凄凉,高娶老婆,老婆家的男人全成高官。
    李隆基曾说:“高力士值班当差,我睡得特别香。”所以估计李隆基上厕所去卫生间,高力士也是跟着一起上的,后来连奏章也给高代阅了,算是个二皇帝吧。这个就引起了中晚唐时代宦官专权的混乱,皇帝居然成了宦官的傀儡,此是后话。
    李隆基其他“之最”还有最引起轰动效应的老婆杨贵妃,是最先逃离京城避乱的唐朝皇帝,最重要也最辉煌的就是他创造了唐朝最伟大的盛世“开元盛世”,这也是他被历史记住的最重要原因(超人当然要有超级功绩),这个盛世如何盛法,以“诗圣”杜甫的广为传颂的《忆昔》诗为证:
    忆昔开元全盛日,小邑犹藏万家室。
    稻米流脂粟米白,公私仓廪具丰实。
    九州道路无豺狼,远行不劳吉日出。
    齐纨鲁缟车班班,男耕女桑不相失。
    按照此诗的描述,大概也就是说,开元时的大唐富得流油,“稻米流脂粟米白”,连稻米都肥得流脂(“肥唐”的别号可能就是这样来的吧),一个小县城也有上万户人家,人民安居乐业,歌舞升平,道不拾遗,夜不闭户,正所谓“九州道路无豺狼,远行不劳吉日出。”正如唐朝乐队的《梦回唐朝》所唱的“男耕女织丝路繁忙”,道路上车水马龙,天下朋友皆胶漆,眼界无穷世界宽,大家“仓廪实而知礼节”,像梁山好汉一样“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”,社会和谐,其乐融融,一派大治之年气象新的美妙景象。
    据史载:“米斗至十三文,青、齐谷斗至五文。自后天下无贵物。两京米斗不至二十文,面三十二文,绢一疋二百一十二文。东至宋、汴,西至岐州,夹路列店肆待客,酒馔丰溢。每店皆有驴,赁客乘,倏忽数十里,谓之驿驴。南诣荆、襄,北至太原、范阳,西至蜀川、凉府,皆有店肆,以供商旅,远适数千里,不持寸刀。”
    呀,这记载怎么和李世民时代的“贞观之治”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相似度,难道有抄袭之嫌?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式出来的,比现在某些年终总结和工作汇报的模式还高度一致。唉!大概确实是那时的社会概况十分相似,尤如“克隆”也,所以连史书记载都成了历史公文的格式了。
    不过,这记载当然还是有点区别的,至少李世民时代米斗三四钱,而隆基时代随着社会的推进,物价也与时俱进了,不过大家热情好客的性格没变,估计还是热衷零团费旅游(还有没有白吃白拿不拿说你不够朋友和你急就不得而知),而且社会治安还相当好,大概也就是贞观年间“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”的翻版吧,反正是远行往来几千里的商旅,都不用带刀防身,保镖业估计也是夕阳产业藏之南山了。
    这个倒是和李世民时代基本相同(经济繁盛也使人口大大增加,到了天宝年间,唐朝人口超过了5000万,有学者估计实际人口是创纪录的7000多万,而同时期的东法兰克福王国从塞纳河到莱茵河之间的人口,也就仅仅是200-300万,简直是小巫见大巫,天壤之别是也,唐朝绝对是当时的超级大国。据说中国海关也是从隆基朝开元二年创立的)。
    标签: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