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玄宗李隆基(685—762年)是大唐帝国的第七位皇帝,他死后谥号为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,所以又被称为唐明皇。玄宗多才多艺,善骑射,通音律,知历象之学。《旧唐书》记载:帝性英断多艺,尤知音律,善八分书,仪范伟丽,有非常之表。在位44年,几乎每年冬十月都要来华清宫里避寒,沐浴温泉。据统计,他来华清宫多达42次,可见他对华清宫的温泉情有独钟,更重要的是,在这里,他找到了与当年武惠妃一样的个人情感寄托。
   李隆基与杨玉环的爱情故事
    开元二十五年(737年)十二月,唐玄宗宠爱的妃子武惠妃在兴庆宫仙逝,玄宗悲恸不已,而后宫三千粉黛,竟无一人中他意者能取代武惠妃,弥补他感情上的空缺。他的忠实老奴高力士看在眼里,记在心上,在皇宫内外潜心搜寻,最后发现,玄宗的第十八子李瑁的妃子可以作为武惠妃的替代。开元二十八年(740年)十月,玄宗幸游骊山温泉宫,一天夜里,他命高力士到长安寿王邸,诏寿王妃杨玉环去温泉宫见驾。杨玉环奉诏温泉宫,拉开了唐玄宗李隆基与杨玉环爱情罗曼史的序幕。这一年,玄宗56岁,杨玉环才刚刚满22岁,杨玉环在温泉宫里住了半个月之久,随后,在玉真公主和高力士的运作之下,作为女道士改名杨太真出现在大庭广众面前,而且住进了长安的“太真宫”。唐玄宗也将自己的年号改为天宝,喻意得到杨玉环如获至宝。得到了杨玉环,唐明皇的心情渐渐舒畅起来,也逐渐淡忘了对武惠妃的思念之情。两人志趣相投,将大量的心血倾注到音乐歌舞上来,培养教育梨园弟子。其间,唐玄宗创作了诸如《霓裳羽衣曲》、《得宝子》、《阿滥堆》、《雨霖铃》等曲子,杨贵妃编排了《霓裳羽衣舞》。在玄宗的精心安排下,杨玉环在宫内地位渐渐升高了。史书记载:“太真肌态丰艳,晓音律,善歌舞,性聪颖,善承迎上意,不期岁,宠遇如惠妃,宫中号娘子,凡礼仪皆如皇后。”在此后的五年时间里,杨玉环以太真的身份,伴随玄宗左右。每幸温泉宫,必有玉环伴驾而行。
    天宝四载(745年)七月,唐玄宗正式立韦昭训的女儿为寿王李瑁妃。八月,玄宗在大明宫凤凰园举行了册封仪式,立杨玉环为贵妃。玄宗欢喜万分,情不自禁地说道:“朕得贵妃,如得至宝也。”兴奋之际,亲自谱曲《得宝子》,赐予贵妃金钗钿盒以示恩宠不绝。自从杨玉环被册立为贵妃以后,唐玄宗就把其他的妃嫔置之不理,昼夜与贵妃厮守在一起,形影不离,百官宴会,朝廷大典,无不带在身边。每岁十月幸游温泉宫,则必与贵妃同辇,以显示其地位和身份。
    玄宗与杨贵妃幸游温泉宫,随行的皇亲国戚、文武官员与日俱增。原来的行宫远远适应不了庞大队伍的需要,天宝五载,玄宗诏令扩建温泉宫,并专为杨贵妃修建了形似海棠花的汤池,专供贵妃沐浴之用。又修建了端正楼,为贵妃梳洗之室,“高高骊山上有宫,朱楼紫殿三四重。”宫室的规模进一步扩大。天宝六载,新宫落成,玄宗携杨玉环游幸温泉宫,赐名华清宫。从宋代游师雄《骊山宫图》可以看出:华清宫分为宫城和罗城,其中宫城为帝王和后妃的主要活动场所,内部建筑以为帝王沐浴休息服务为目的。宫城之外罗城也分布了许许多多的殿、坛、台、园、楼、阁。华清宫真正成为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爱情巢穴。他们在这里过着豪奢的生活。吃荔枝、食春瓜、打马球、观斗鸡、品丝竹,凡是贵妃喜欢的,玄宗无不一一顺从。
    更引人注目的是玄宗为贵妃举办的祝寿活动。天宝十三载六月一日,是杨贵妃的36岁生日,唐玄宗举行了盛大的宴会,由120名乐工组成的庞大乐队开始演奏《霓裳羽衣曲》。贵妃身着华丽服饰,在玄宗的陪同下,出现在宴会上,朝中文武大臣,身着礼服,齐声高呼娘娘千岁万福,公主、王妃、郡主等也都一一向前祝寿,乐队高奏激扬的乐曲,梨园弟子们翩翩起舞,祝寿活动达到了高潮,真可谓“后宫佳丽三千人,三千宠爱在一身”。
    唐玄宗对杨贵妃情深意长,爱情专一。在华清宫里,他俩止同室,行同辇,寝专房,宴专席,浴专汤,两人的爱情故事成了当今人们来华清宫参观游览的磁石,为他们感叹,也为他们惋惜。
    标签: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